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金蓝领”添彩 2019年表彰全国五一劳动状92个

2019-05-02 10:43 | 未知 |
我要分享

2010年,CRH380A高铁列车在京沪线跑出了486.1公里/小时的世界速度;2016年,中国自主研制设计的两列标准动车组以420公里时速在郑徐高铁交会而过,相对时速达到840公里,再次刷新世界速度;2017年,“复兴号”在京沪高铁正式双向首发……这些列车的“动力心脏”牵引电机,均由同一个组装班装配生产。

2015年“复兴号”标准动车组牵引电机刚开始进行试制生产,沿用了“和谐号”的轴承装配工序,导致轴承出现了高达30%的报废率。欧阳享作为组装班的班长,他明白高报废率的代价有多高,也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他找来研发工艺的同事,分析造成轴承报废的原因。原因找到了,解决起来却依然不轻松。那段时间,欧阳享时常只靠一块面包果腹,困了就在地板上眯一会儿。经过不懈努力,一个月后,适合“复兴号”的立式装配方式终于确认下来,解决了轴承报废的问题,节省了成本。

十年前,刚刚升职为技术部长的盖立亚遇到了人生中的重大机遇。她带领的团队承担了3个国家高档数控机床科技重大专项项目,任务十分艰巨。同时,由于当时的盖立亚不过33岁,团队的其他同事年纪更小,专项评审专家一度怀疑她们是否能够完成项目。除了来自专家的质疑,彼时的盖立亚家中还有一个刚刚5个月大的宝宝需要照顾。她顶住压力,从早到晚来往于家和公司两点一线,加班到深夜更是家常便饭。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盖立亚带领团队取得了重大技术突破,一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其中的HTC3250μn精密机床,实现径向跳动达到0.1μ。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即中等粗细的头发丝的七百分之一!该机床可用于加工航天精密转台,在中国数控车床制造史上开创了先河。

“研发初期,我们只是单纯地把所有好的参数都堆积在一起,做出了一台通用型机床,但是与客户的需求并不是十分贴合。后来,经过不断研究,我们转变了思,从客户需求出发,而不再是从研发产品的角度出发,寻找最恰当而不是我们认为最好的参数。”盖立亚说,通过对客户反馈信息的分析,她带领团队实现了机床的快速迭代。仅2016年,i5T5智能机床就迅速占领市场,实现了从十几台到上千台销量的飞跃,销售收入更是突破1.5亿元。

虽然出身于煤矿家庭,大学学的也是对口专业,但刚参加工作的姚武江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回忆起第一次下井,姚武江说:“那里风很大、非常潮,逆着风8000多米、10000多米非常难受,上来之后整个脸都是黑的。”煤矿工作的辛苦一度让他想打退堂鼓。

“我总觉得自己对于煤矿有着一种天生的热爱和莫名的情结。”姚武江说。凭借这份热爱,姚武江了下来,夜以继日地加强学习。他翻阅了大量的教材和图纸资料,总结出各种机电常用工具的快速使用方法以及检查机电设备的小窍门,甚至在家里搭建起机电设备模型,便于研究。

其中,他主持的集控装置项目通过气雾消尘、逆序停与双堆煤等方式,不仅提高了煤炭传运的工作效率,节约了生产成本,还有效减少了煤尘对人员及设备的危害。最终,该项目在2017年山西省煤炭行业创新竞赛优秀评选中斩获特等。

长期以来,“85后”姚武江对高技能人才培养问题格外关注。2014年,姚武江大师工作室成立。自此,他带领着更多的年轻工人共同进步,目前该工作室里的10多名工人都已经获得高级工以上职称。“新时代赋予新,要建设知识型、创新型、技能型劳动者大军,培养人才很关键。作为新时代的中坚力量,我认为青年人应该有担当、有作为。”姚武江表示。

在此后的职业生涯中,王要飞先后参与陕京三线、涩宁兰、印度管道、漠大线、兰成中贵线、二线等多个国内外重点工程的建设工作。“我既经历过40度的高温,也感受过零下40度的严寒,正是这样的磨砺了我。”王要飞说。

在参与印度东气西输管道工程时,王要飞仅入行2年,刚刚接触下向焊,对他来说这项工作颇为艰巨。勤能补拙,王要飞虚心向师傅们请教,嘴上勤快,手上更勤快,通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完成任务。“起点低不怕,只要嘴勤点、手勤点,比别人多付出一些,我相信自己肯定能成长得更快。”王要飞说。

到了兰成中贵项目,这时的王要飞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他将自己的技术和体会分享给其他工人,带领大家共同进步。他将RMD(短弧控制技术)气体焊工艺的技巧机组焊工,使得原本20分钟一道口的速度提高到10分钟左右,降低了焊道密气、内凹的缺陷,每天的工作效率提高了近1/3。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