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冰雪英雄谱】33岁5届奥运 张昊:目标滑向2022

2018-05-27 09:26 | 未知 |
我要分享

距离平昌冬奥会开幕仅剩不到3周时间,作为中国双人滑现役选手中的“老大哥”,张昊即将向自己的第5届冬奥会发起冲击,但是对于搭档于小雨来说,这却是她首次踏上冬奥会的赛场。牵手两年,这对相差12岁的组合,将迎来他们搭档后最重要的一场比赛。

张昊说,自己的目标并不是即将到来的平昌冬奥会。1998年,14岁的张昊来到首都体育馆,成为中国花滑队的一员。他说,希望到了2022年冬奥会,自己能在首体献上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表演,然后在鲜花和掌声中退役。

去年4月底,为了强强联手冲击冬奥会,张昊/彭程、于小雨/金杨“拆对”,张昊与于小雨开始成为双人滑搭档,开始的“重组”之旅。

接到队里通知后,为了赶进度,俩人先编排节目然后才开始练动作,这在双人滑中非常少见。双人滑是需要高默契配合度的项目,配几年的搭档都不一定能每一次做到同步到位,更别提张昊和于小雨这样的“半搭档”,配对两个月后俩人队内测试的水平仍不太稳定。拆对后,很多冰迷并不理解,有一些激进者更跑到张昊微博上骂人。张昊没想到,为花滑奉献了将近20年的自己,因为一次拆对,到了职业生涯的最低谷。

“前段时间换伴,给了我很大的压力,网上有很多人都在骂我,把我骂成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的时代不同了,大家都喜欢小鲜肉,不喜欢我这个‘老腊肉’了吧……”说到这儿,张昊笑的有些无奈,“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没想过要退役。我的梦想,我对花滑的热爱,永远不会变。”

96年出生的于小雨今年只有21岁,而历经了4届奥运会、换过3次搭档的张昊现在已经33岁了。12岁的年龄差,也让两人在最初组队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就是这段时间,张昊给了小雨极大的鼓励和关怀。于小雨曾说:“最的时候,所有人都只顾自己,顾不上为他人分担解忧。但我昊叔……哦不昊哥,总是来找我谈话,鼓励我。”

历经短短5个月的磨合和训练后,于小雨/张昊率先冲击2017年10月底的站。组队后首次挑战国际比赛便突破了200分大关拿到亚军,获得裁判青睐。几周后的中国杯,两人更是在口一鼓作气拿到冠军,以28分的积分率先成为了进入总决赛的6对选手之一,得到了的一致好评。

中国双人滑鼎盛时期曾有三驾马车,如今无论是申雪/赵宏博,还是庞清/佟健,都已经退役完成转型。曾经伴随他摘得2006年都灵冬奥会银牌的老搭档张丹,中国杯时带着女儿出现在看台上,曾经的队友赵宏博,更是已经成为了队伍的总教练。唯有张昊,33岁的年龄,仍旧在赛场上拼搏。

作为队伍的“老大哥”,张昊是中国花滑队备战“最努力”的那个人。花滑队的队员们每天上冰训练两次,每次一个半小时,训练开始前会在二楼的室内训练场进行热身以及力量训练,一般是半个小时到50分钟左右。和大多数选手相比,张昊会刻意给自己增加训练量,将赛前的热身时长变为70分钟,有时更久。

赛季开始后2个多月的时间,张昊瘦了整整25斤。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在冬奥会上向大家展示一个更好的自己。“为了备战奥运会,我开始控制自己的体重,”张昊说,“体重太沉的话从滑行到跳跃都会受影响,而且瘦下来之后,对自己的体能要求也就没那么高了,而且也有能力去储备。”

2017年11月的中国杯,张昊和于小雨用一首《天鹅湖》惊艳了所有人。于小雨身着白裙,舞姿优美,在冰面上跳着芭蕾。而她身边的张昊,就像是守护公主的骑士,温暖而又高大。奥迪中国杯双人滑结束,两人滑出了205.54分的总成绩,摘得银牌。

奥运赛季,选手们都拿出了十八般武艺。赵宏博也曾表示,冬奥年的特点就在于一个“难”字:“因为冬奥会年的要求和以前不同,今年的节目编排普遍比较难,大家在节目的编排、难度、步法,包括表演等方面都要上一个台阶。”

去年,著名编舞老师劳瑞从新为张昊和于小雨编排了曲目,短节目为经典的《天鹅湖》,滑则是风格多变的《星球大战》。谈到这两首新曲目,张昊评价道:“天鹅湖是一首非常经典的曲目,和小雨的形象非常契合。星球大战我们的音乐分成了几个段落,有柔情的、战斗的,今年的编排,如果出现一个失误,基本上后面的链接、动作就都接不上了,难度就大到了这个份上。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在(平昌冬奥会)上不能有哪怕一个失误。”

中国杯比赛结束赛后,张昊汗如雨下。开赛前,他默默拾起冰场上的杂物,以免影响选手们比赛。这位33岁老将所做的一切,值得所有的尊敬和掌声。

张昊的孩子现在2岁多,但是自从孩子出生后,张昊很少有能够陪伴家人的时间,孩子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看到张昊会觉得恐惧陌生。尤其是和于小雨配合后,为了抓紧一切时间提升俩人的竞技水平,张昊几乎没有休假过,就算不用外出比赛在训练的日子,有时候一周回一次家都是奢侈的。

张昊说,正因如此,他格外感谢家里人对他的支持。“家里面很支持我,孩子慢慢长大了,我每天都会和他视频,无论在何处。我爱人也对我讲,你不能把重心放在家庭,你是为花滑而生的,所以要把重心放在事业上。当然,谁不希望老公能在家里陪着自己呢?家人能够如此支持我,让我觉得更加不能他们。”

张昊最大的梦想,是等到2022年时,儿子能在奥运会的赛场上真正认识他的爸爸以及自己一直热爱的花滑事业。“我总在想,如果2022年冬奥会,我的儿子给我献花时是什么样子。那时候他应该是6岁,不管能不能实现,光是能这么想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张昊说。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